普希金最有名的爱情诗

时间:2021-04-07 20:51编辑:admin

普希金最有名的爱情诗

普希金最有名的爱情诗

  凯恩是普希金的一生挚爱,为她所写的《致凯恩》也是他爱情诗中的名篇。

普希金最有名的爱情诗

  普希金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普希金最有名的爱情诗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在绝望的忧愁的折磨中,

  在喧闹的虚幻的困扰中,

  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

  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面影。

  许多年代过去了。狂暴的激情

  驱散了往日的梦想,

  于是我忘记了你温柔的声音,

  还有你那天仙似的面影。

  在穷乡僻壤,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

  我的岁月就那样静静地消逝,

  没有神往,没有灵感,

  没有眼泪,没有生命,也没有爱情。

  如今灵魂已开始觉醒:

  于是在我的面前又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我的心狂喜地跳跃,

  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神往,有了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

  《致凯恩》写于1825年。1819年,普希金20岁时,第一次在彼得堡艺术学院院长奥列宁的家中见到凯恩,那时她才19岁,却已成了一位52岁的将军的妻子。普希金在彼得堡和她相识。1824年8月,普希金在宪警的押送下被发配到原籍米哈伊洛夫斯克村,陪伴他的只有年老的奶娘。1825年夏天,凯恩凑巧在诗人家乡探亲。普希金与凯恩一起散步、交谈,度过了几天美好的时光。凯恩离开山村的那一天,普希金送了《叶甫盖尼•奥涅金》的第二章给她,其中就夹了这首诗,署的日期是“一八二五年七月十九日”。凯恩后来在回忆当时的情景时写道:“他清早赶来,作为送别,他给我带来了一册《叶甫盖尼•奥涅金》的手稿,在没裁开的诗页间我发现了一张折成四层的信纸,上面写有‘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等等。当我准备把这个诗的礼物放进盒子里时,他久久地看着我,然后猛然把诗夺了过去,不想还给我。我苦苦哀求,才又得到它,当时他的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我不知道。”

  在《致凯恩》中,普希金没有描绘凯恩外形的美丽,而是突出了她的美给诗人带来的神奇的精神动力。诗人把一个女子的形象高度理想化了:“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她成了美的化身,成了生命和灵感的源泉,使诗人悒郁、枯涩的心灵重新得到滋润与苏醒。这首诗后来由著名作曲家格林卡谱曲,成为俄罗斯最有名的歌曲之一。

  拓展阅读

  普希金爱情诗

  《我曾经爱过你》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像我一样爱你。

  《春天》

  春天,春天,爱情的季节,

  你的来临对我是多么沉重,

  在我的心灵里,在我的血液里,

  引起多么痛苦的'陌生,

  一切狂欢和所有的春光

  只会将厌倦和愁闷注入我的心。

  请给我狂暴的风雪,

  还有那幽暗的漫长冬夜!

  《歌者》

  在夜色沉沉的树林里你可曾听见

  一个歌者在歌唱苦闷和爱情?

  清晨的时刻田野里万籁俱静,

  芦管的声音单谓而又凄清,

  你可曾听见?

  在荒凉昏暗的树林里你可曾遇见

  一个歌者在歌唱爱情和苦闷?

  他有时微笑,有时带着泪痕,

  还有那充满烦忧的温顺的眼神,

  你可曾遇见?

  倾听着那轻轻的歌声,你可曾叹息

  一个歌者在歌唱爱情和苦闷?

  当你在树林里看见一个年轻人,

  接触到他那黯淡无光的眼神,

  你可曾叹息?

  《冬天的道路》

  透过一层轻纱似的薄雾

  月亮洒下了它的幽光,

  它凄清的照着一片林木,

  照在林边荒凉的野地上。

  在枯索的秋天的道上

  三只猎犬拉着雪橇奔跑,

  一路上铃声叮当地响,

  它响得那么倦人的单调。

  从车夫唱着的悠长的歌

  能听出乡土的某种心肠;

  它时而是粗野的欢乐,

  时而是内心的忧伤……

  看不见灯火,也看不见

  黝黑的茅屋,只有冰雪、荒地……

  只有一条里程在眼前

  朝我奔来,又向后退去……

  我厌倦,忧郁……明天,妮娜,

  明天啊,我就坐在炉火边

  忘怀于一切,而且只把

  亲爱的人儿看个不倦。

  我们将等待时钟滴嗒地

  绕完了有节奏的一周,

  等午夜使讨厌的人们散去,

  那时我们也不会分手。

  我忧郁,妮娜:路是如此漫长,

  我的车夫也已沉默,困倦,

  一路只有车铃单调地响,

  浓雾已遮住了月亮的脸。

  《该走了,亲爱的》

  该走了,亲爱的,该走了,心儿要求宁静,

  日子一天接着一天飞逝,每一点钟

  都带走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两个人

  期待的是生活,可你看,死亡却已临近。

  世界上没有幸福,但有自由和宁静。

  我早就梦想着那令人羡慕的运命,

  我这疲乏不堪的奴隶,早想远走高飞,

  到远方隐居,在写作和安乐中憩息。

  《被你那缠绵悱恻的梦想》

  被你那缠绵悱恻的梦想

  随心所欲选中的人多么幸福,

  他的目光主宰着你,在他面前

  你不加掩饰地为爱情心神恍惚;

  然而那默默地、充满嫉妒地

  聆听你自白的人又多么凄楚。

  他心底燃烧着爱情的火焰,

  却低垂着那颗沉重的头颅。

普希金最有名的爱情诗

原文地址:http://www.huafuyamasuan.com/chzw/6506.html

文章来源: http://www.huafuyamasuan.com

上一篇:看的近义词是什么

下一篇:没有了